新万博app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,为客户(投资机构、创业者等)提供创投新闻、投融资数据、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。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:媒体与数据。
分享

年入千万却冒疫情回国:他让年轻人种草约拍 严选2000头部摄影师

Starry-全球摄影预约平台 2019年 BP 可联系
全球严选摄影社区及直约平台
消费升级
融资进度
未融资
创始人
彭广杰,连续创业者。2010年开始一直从事广告领域的创意工作;2018年移居奈良,在日本创立“不染川”写真事务所,年营收近千万,成为日本旅拍题材在小红书、淘宝等平台的人气事务所。
>
Starry-全球摄影预... 2019年 BP 可联系
全球严选摄影社区及直约平台
消费升级
融资进度
未融资
创始人
彭广杰,连续创业者。2010年开始一直从事广告领域的创意工作;2018年移居奈良,在日本创立“不染川”写真事务所,年营收近千万,成为日本旅拍题材在小红书、淘宝等平台的人气事务所。
>

85、90、00后偏爱纪念写真、跟拍、Vlog、私房纪念、二次元写真……

85、90、00后偏爱纪念写真、跟拍、Vlog、私房纪念、二次元写真……

上线首日,500位摄影师申请入驻,日PV破8万;上线33天,0成本入驻了超2000位头部网红摄影师,部分账号粉丝高达500万——这是严选摄影师平台Starry的首张成绩单。

在定下第一批摄影师入驻目标时,创始人彭广杰起初设置了55万元的预算,希望能够拿下近1000位头部摄影师。但进展远比预测顺利,凭借摄影圈内多年资源,彭广杰仅靠一套全球严选摄影社区及预约平台系统征服了他们,腰部摄影师也跟风而动。

去年11月,彭广杰创办Starry,希望打造一个平台,一边连接优质摄影师,一边连接消费者,匹配二者之间的沟通效率。这并不是他心血来潮的想法,当下,国内大多数摄影师或者摄影工作室不懂运营,不知如何获客,而消费者即使花钱也难以找到合适的摄影师。

6个人的团队只用了8个月的时间就将系统建设完成。1.0版本的Starry已实现摄影师图片社区、智能推荐、预约、交易、订单和日程管理SaaS、照片云传输、评价分享、返佣运营等功能。

完成摄影师邀约后,当下,彭广杰的重点放在C端消费者的市场拓展,及功能持续迭代开发上。他透露,目前项目也正在寻求新一轮500万元融资。

留在国内全力推动项目

接受采访时,彭广杰还住在上海的隔离酒店内,相关防疫人员时不时过来敲门测体温。8天前,他刚从日本返回上海。

“是不是真的要回中国?”过日本海关时,工作人员反复向他确认。如果回国,若疫情在一年内无法结束,他相当于自动放弃了回日本的权利。

那几分钟,他也反复犹豫。他想到了自己已与妻子定居日本多年,也想到了项目在国内的实际发展情况。6月30日14点25分,他还是坐上了飞往中国的航班,带着一个信念落地上海:把自己的创业项目Starry打造成全球严选摄影社区及预约平台。

决策背后,是他对过往经历的自信。

早在18岁那年,彭广杰便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。他懂运营,所在团队曾帮助开发商将山东威海的一个烂尾项目销售出去,使开发商一举成为当年的销冠;他理解商业逻辑,曾是爱彼迎最早的一批房东,并将经营的民宿在短短数月实现盈利,而同类玩家至少需要1~2年;他在摄影圈有丰富的资源,在京都运作的不染川摄影事务所,1年时间将3人团队发展至28人,年营收1000万。“基本上在日本做摄影的都知道我们。”

“即使事务所将京都所有的市场都占领,一年最多也不超过5000万。哪怕是按照2019年的原计划,2020年从冲绳一路向北至北海道,吃掉整个日本旅拍市场,也不过3亿左右的市场规模,如果我能够通过一个产品,把全世界的摄影师都拉入我的平台,这个规模会完全不一样。”彭广杰冒出了做一个摄影服务平台的念头。

Starry 平台图片

Starry 平台图片

当下,社交互动已经从最早的微信文字互动社交,转变成图片、短视频。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用照片记录、分享自己的生活状态。除了婚摄、商务照,旅行跟拍、毕业、重要节日、纪念日、闺蜜写真等等,形成了新的消费潮流,且增长趋势明显,背后的因素非常简单:拍照需求已不再仅仅是为了纪念,更多情况下已变成在社交平台里分享生活的素材需求。随着生活越来越精致,大家都更愿意分享自己的美好瞬间。

60、70后的需求在影楼即可完成,他们习惯照相馆内景流水线的拍照留念服务;但85、90、00后的市场早已发生变化,这部分人喜爱用纪念写真、旅行跟拍、视频Vlog、定制创作、私房纪念、二次元写真……表达方式更多元,个性化需求更突出。

2019年,中国人像摄影行业规模已经突破4319亿元,而前一年,仅为3982亿元。

市场虽然可观,但国内行业痛点却十分明显。

比如供给端,大多数独立摄影师或者中小型摄影工作室不懂运营,不会打品牌,更不知怎么获取流量。即使有好的摄影水平,也只敢报一个远低于市场水平的低价。

“按照主流摄影行情判断,这位摄影师的水平在中上游,一单的报价至少在3000元以上,但他却只收800元,他们担心报正常价格接不到单。”

至于消费者,基本是多花钱反而找不到适合的摄影师。由于存在信息差,消费者不知道如何选择适合的摄影师。为了多方验证需求的真实性,彭广杰去年11月,曾给公司技术部的小哥哥拨款2000元,让他们在周末两天去找摄影师拍写真。

技术人员去微博、小红书、POCO等平台搜索。首先是回复率低,给10位摄影师私信,只有1位会及时回复,甚至出现平台摄影师举报技术小哥的情况,“大家觉得他是一个男孩子,肯定是同行派来套取商业秘密的。”毕竟,拍照的女孩子偏多。

其次是无法多方比较性价比,因为靠朋友介绍、微博、小红书、这类平台虽然有摄影师,但毕竟不是摄影专属渠道,能够找到的效率既低,基数也少,好不容易找到心仪的摄影师,但回复不及时不说,大家的档期时间也很难匹配;要想下单,都只能线下直接转账,交易及人身安全毫无保障。

0成本吸引超2000位头部摄影师

2019年11月,彭广杰正式立项Starry,他想打造一个摄影预约平台,一边严选摄影师入驻,一边吸引C端消费者,提升两端的匹配效率。

事实上,自由拍摄预约几年前就已崭露头角,国内曾跟风出现一批创业项目,但没过多久就无疾而终。这些死亡或者多年来停滞不前的项目有一个共同点,要么是摄影人不懂互联网玩法,要么是互联网人不懂摄影师,没有审美。

与这些玩家不同的是,Starry团队二者兼顾,基因上更适合做这件事。

“如果把摄影行业比作海洋的话,每一名摄影师就像一摊小水坑。如果把这些汇聚在微博、小红书,它就是一个小池子,但这些池子都是分裂的,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关联性。”彭广杰的Starry就像是一个海洋系统,让所有的河流湖泊汇聚于此。通过简单易用的获客平台,赋能独立摄影师及不会运营的中小型工作室。

图注:1.0版本的Starry功能

图注:1.0版本的Starry功能

8个月内,Starry的6人团队,已经打通了从找到摄影师到服务结束的全产业链各环节,包括摄影师社区发布作品、社区种草海量摄影师、即时沟通、摄影商城在线下单,以及云选片,在线传片等。

这与市面上其他各环节独立的产品不同。他表示,这些都是自己在运营的过程中实际产生的痛点,所以更能针对性地打造相关产品。“之前大家可能用微店或者淘宝,相关系统独立,会使得公司的管理成本变高,而小型工作室根本没有办法派专门的管理人员梳理这些订单,而独立摄影师,90%甚至连开设淘宝店或微店这种基本运营知识都不具备,所以我们需要建立一个让摄影师可以傻瓜式三分钟上手开店的系统。

至于工作流程上,以云盘为例,以往摄影师拍完照片后,会通过百度云盘将底片发给消费者。大多数消费者都是没有百度云会员的,其下载速度非常低,摄影照片可能会花费顾客一天的时间去下载,消费者的体验很差。

而Starry的云选片系统,能够直接通过读卡器将照片传至系统,几分钟就可以搞定。消费者也不需要二次下载,直接在系统内选择自己想要精修的样片,附上精修意见后,一键传递给摄影师。

值得一提的是,Starry还具备交易保障的功能。“前段时间,圈子内有一起知名摄影师骚扰女消费者的事件发生,就是因为使用线下交易,没有第三方保障消费者权益,摄影师可以毫无顾忌。”彭广杰介绍,但在Starry上,这类事件不会发生。一方面,这是因为平台掌握了所有入驻摄影师的身份认证信息。此外,Starry更提供了拍摄过程的意外保障险。

平台摄影师

平台摄影师

6月5日,产品上线。彭广杰把重点转向严选摄影师上面。

不染川的原班创业团队成立的运营组列了长长的一串名单,内含近1000位优质头部摄影师,部分粉丝量达到500万,进行一对一邀请入驻。他解释道,如果有摄影师要入驻,至少要在5个方面表现突出,即色彩、构图、稳定性、决定性瞬间、题材,而负责邀约的所有成员本身都是极为优秀的摄影师。

日本京都不染川事务所,原班创业团队打造

33天,平台上注册摄影师超2000位。这个数字单看或者不多,但是基本占据了国内头部摄影师的70%以上。彭广杰解释,其他平台如果要入驻2000名头部摄影师,最少要花1~2年时间。

而彭广杰几乎没有花1分钱进行广告投放。他的团队在摄影圈内有很强的人脉,能够很快地搞定头部网红摄影师,剩下的腰部摄影师就会自发跟进。

针对C端用户,彭广杰已经设计了一套完整的打法:与美妆品牌资源互换、精准广告联盟、头部讲师的摄影学院运营获客、KOC互免……“我们曾在一个时尚类公众号做投放,当天平台新增数百位注册用户。”

目前,平台的主要盈利模式为依靠供需信息匹配收取交易服务佣金的13%。彭广杰今年的目标是邀请5000名摄影师入驻,流水至少达到少1亿,或佣金营收1300万,以验证跑通市场。

现阶段,摄影师邀约工作已告一段落,基本可满足各个城市的预约需求,接下来希望找到一笔融资尽快将C端用户吸引过来。他透露,天使轮计划融资500万元,出让15%,主要用于市场投放、研发及网络服务。

支撑彭广杰制定今年目标和寻找融资的,除了他对市场的信心之外,还有团队成员之间的凝聚力。此前,曾为二代身份证技术团队核心成员、国家首个数字货币课题组负责人的吴丛明,加入Starry任CTO后,不仅不拿工资,甚至还主动投钱到项目中,他曾对彭广杰说过,“我们的理念是一致的,都希望为摄影师赋能,消除用户信息差,让更多人通过互联网实现自己的更大价值。即使疫情影响一两年内我们进展无法达到预期,但一定会一起坚持下去。”而在Starry中,像吴丛明一样的成员还有很多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发表评论

所有评论

联系创业者

close

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,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:

0/200

进入个人中心-联络人,即可查看请求结果

取消
确定

提示信息

close

您还未认证身份,暂时无法和ta联系!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。

去认证咯
还是算了
联系方式
电话
拨打电话
邮箱
复制到剪切板
微信
复制到剪切板

查看所有联系人

下载新万博appAPP
下载新万博appAPP
下载新万博appAPP
下载新万博appAPP
关闭二维码